夏夜寒凉

『凹凸乙女』当他与你一起学习

这是我第一次磨合

可能会有ooc!!

⚠️⚠️⚠️

内含  嘉/雷/格/安/金/凯/帕/丹/银/小黑洞​/裁判球

还有九十天高考的我实在是学不进去了

物化生理科生文笔有限x

那么……准备好了的话





ver.嘉德罗斯

  “……渣渣。”​
   冷不丁的嘲讽在耳边响起,一听就是自家男友独一无二的蔑视称谓。
    “呜呜……嘉嘉,”你烦躁的挠了挠头发,“你说数学是不是对我有怨念,我可能大半生的精力都要放在与数学搏斗上了呜呜。”
     “呵​,渣渣就是渣渣。”嘉德罗斯一把拽过你旁边的旋转椅,顺势坐下,“这么简单的题目还要看半天。”一口饮料下去好不快活。
     ……你这样会失去我的。你看着对面的嘉德罗斯一脸黑线,握紧手中的笔,瞪了他一眼。
     似乎是察觉到了你的视线,本来注意力在饮料上的嘉德罗斯看向你,带着一丝嘲讽,还有……?
​    然而心虚的你瞬间眯眼讨好的笑了笑,并没有进一步探究。
    哼,我就是怂了怎么样。你不再说话,暗自腹诽,重新看向眼前的题目。
    呜万恶之源就是数学你!
    半晌之后实在没辙,你抬起头,却恰好撞进嘉德罗斯金色的眸子。
     莫要说你,嘉德罗斯也是没想到你会突然抬起头来,他迅速移开视线,耳尖微红,却被你一不小心捕捉到。
     “嘿嘿,嘉嘉。”你咧嘴笑了笑,没有点破,“你那么厉害,教教我呗。”
     “……哼。”似乎是在等你这句话一般,嘉德罗斯嘴角扬起,笑容肆意,丝毫不见刚才的窘迫。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就屈尊给你讲一遍好了。记住就一遍!王的恩赐可是需要你感激万分的!”


【结果最后还是放慢速度讲了三遍。】
【嘉嘉……】
【这是最后一遍!】
……嘁,毕竟是那个人,惯着点就惯着点吧。

      或许那剩下的,是被你需求的渴望,是你不需要知道的,嘉德罗斯少有的柔情。

  



 ver.雷狮

   香味从紧闭的房门外传来,即使是闭合的状态也依旧不能阻碍它在你的鼻尖萦绕。
    ……
   ……叔可忍婶不可忍!!
   “雷狮!!!”你扔下笔。一脚把房门踢开。
    “呦呵,出来了?”雷狮手里拿着刚烤出来的肉串,熟练的撒上孜然和胡椒粉,“怎么,不是说不做完物理死也不吃饭吗?”
    “你你你你……!!!你这是在诱惑我!!!”你指向雷狮(手里的肉串)的手指微微颤抖,他明明知道自己中午没吃饭,好不容易下定了决心还在诱惑你!!嘿呦喂这家伙还有没有点良心?!!
    “诱惑你啊,”雷狮带着星辰一般的紫眸轻轻眯起,面上带着一丝肆意的笑容恰到好处。说出来的话却煞是气人,他将手里烤的恰到好处的烤串伸向你,“那你要吃么?”
       “不是都说了不做出物理我不吃饭嘛?”你有点委屈,走到他面前,看着烤串,明明自己做不出来已经很难受了他还这样诱惑你!
        然而一个不注意,雷狮将已经咬了一口烤串伸到你嘴里。
        你:???雷狮你……真香.jpg
      你窝在雷狮怀里,本来就很饿的你狼吞虎咽,愤愤的看着雷狮。
     都怪他!……啧烤串真好吃。
     然而原本看着电视的雷狮突然看向了你,你猝不及防地跌进雷狮如星辰大海一般仿佛囊括宇宙万物的紫眸。
     ……被打了个直球,可恶,这人怎么这么好看。你又狠狠的咬了一口肉串。
     雷狮一笑,左手轻掰过你的下颌,让你与他对视。看着你羞红的脸,许久后才放手,缓缓说,“下次不要想用这种折磨自己的方式来提高你的成绩,”
???雷大爷转性了?
“反正也没见提高多少。”
 ……艹
      “行了,吃饱了就过来,区区电力学,还能难得倒我雷狮的人?”



 【……你这家伙听好了,以后不准再折磨自己的方式下刷题了,反正也没用】
【过分了啊雷大爷】
【有我亲自教导你,害怕物理这种鶸难得倒你吗?不过,海盗帮忙可是要有报酬的】
【哈?什么报酬??】
【……】
  报酬就是,你的全部。
即使是海盗的内心也是有柔软的一部分,只是,会被某人掩饰过去而已。或许这只有你认真去体会才能感受到的吧。毕竟,他可是雷狮啊。




ver.格瑞

    “唔……”你咬着笔帽,绞尽脑汁地看着眼前杀千刀的力学分析,【卧槽怎么差点连讲的哪个题都不知道!!
(╯‵′)╯︵┻━┻】
   你被物理摧残的身心俱疲,想要活动一下脖颈,一抬眼却看到自家格瑞坐在对面,修长而又骨节分明的手指轻捻着书页,目光低垂,深邃而平静的紫瞳,面部刚毅的棱角,不戴弧度的薄唇轻轻抿起,尽显出他的淡漠。
     你看的正入神,却忽的听见一声,“快做。”
     ?!偷看男友被发现怎么办在线等急!!!
     “咳,”你清了清声音,“格瑞,你看这物理这么难,咱歇歇呗。”说完还为了加定自己的想法,煞是正经的点了点头。
    “不行。”格瑞随手翻过一页书,“你才刚做了十分钟。”
     ……被生活打击到的快感。
     “格瑞~”你被力学磨平了棱角。
     啥?节操是啥?喏,掉了一地的那个。
     “……”
      “格瑞~”一不做二不休脸你不要了!
      “……”你听见格瑞轻叹一声。
      嘿嘿,有戏!
      “格瑞!”
      对面的人无奈的闭了闭眼睛,站起身来,走到你旁边。拿过你放在旁边的铅笔,轻轻的在草纸上描绘出清晰的过程。
     “……格瑞为什么你一眼就可以看出来?!”你不甘。
     “……你笨。”
      dhwidbfisldnhd格瑞我跟你没完!!你下定决心。
      “只要按照这个思路来,大部分题都可以解出来。”一会之后,格瑞放下笔,各种解题的思路技巧跃然纸上。
      “!!!格瑞你太厉害了!!!我爱死你啦!!”你把那张纸当做宝贝一样捧起,一个激动顺便一转头突然一下子在格瑞脸上亲了一下。
      去你的决心。你捧着纸乐呵呵的想。便没有注意到,格瑞脸颊上瞬间蔓延开的淡淡的粉色,只一瞬,便无影无踪。
    

 

【咳,不会的可以问我。】
 【那必须的!!!做好一直给我讲题的觉悟吧!!】
  【好。】一辈子都可以。
  就算简单又怎么可能瞬间看出来,不过是在你没注意的时候把你的盲点都记下来了而已。
格瑞的温柔,可是很贵的。
  



ver.安迷修
  

    红茶,蛋糕,马卡龙。
    不不不这并不是什么茶会,这是……
    “安迷修……真的不用麻烦了。”不是什么客套,实际上就是你做题时这样只会想着吃:)
     “小姐?”安迷修站在你旁边,轻轻地弯下腰,蓝绿色的眼睛温柔似水,映衬出你微微撅唇的模样,但似乎带着些许茫然。
      “啊啊啊不是说我不喜欢……只不过我这样会很馋的!!!语文阅读现在动不动就是一页,都看不进去!!!所以想要写完再吃……”
       安迷修似乎松了一口气,恢复往日的笑容,温柔地令人眷恋。他轻轻地梳理着你的墨发,“没关系,在下可以帮小姐的。”
     “!快快快!!”你连忙把一旁的椅子一拽,抓住安迷修的衣角让他赶紧坐下。开玩笑,暂且不论嘉德罗斯那个级部第一,安迷修的语文可以说是几乎无敌。
     安迷修勾起唇角,似乎是有些无奈。伸手接过你拽在半路的椅子,看着你闪着星星眼的样子,不由得笑了一声。
      安迷修的声音很温雅,怕你听不太懂,特意在一些地方放慢了语速,让你有一定思考的空间,对你有缺陷的地方似乎是了如指掌。以前十分漫长的两个小时的阅读,在安迷修的谈吐之中,如白驹过隙。
      “小姐。”安迷修在讲完诗歌之后顿了一下,停了下来。
     “嗯?”你有些疑惑,还没听够呢怎么就停了?
      见你听的入神,安迷修摸了摸你的头发,“请稍等在下片刻。”见你点了点头,便起身走出了房间。
     等待安迷修的过程百无聊赖,不停下来还好,一停倒是觉得有点饿了。你转起笔,看向试卷。安迷修的解题方法十分巧妙,甚至是在局部的地方就可以对全文掌握,并且也不会在无用的地方下死功夫,看似温顺但却十分果断。就像……在梦境中的那场大赛时一样。
      你甩了甩头,不再去想那场拼尽了所有的残酷经历,毕竟,现在,他就在自己身边。
      似乎是掌握了时间,在你肚子即将出声之前,安迷修端着刚刚出炉的蛋糕走了进来,轻轻的放在你的面前。“小姐,这么久的学习时间,稍微休息一下也无妨。”
      “安迷修有了你我迟早是个废人。”这是扒拉着蛋糕的你发出的感慨。


     【小姐,最后的骑士安迷修,愿意为您效劳。】
     【呜呜安迷修你这么好我会离不开你的。】
      【这样小姐便不会累了吧。嗯,似乎这次时间刚好。】
      但或许对安迷修来说,这不是在并不是在履行骑士的义务,而是在完成……
      安迷修的职责。



ver.金

 

     即使金似乎有无敌的运气庇护,但你坚决认为不能将希望完全寄托在运气上。
不能光你一个人学!←其实是这种心态。
于是在你的威逼利诱之下,金终于肯坐在椅子上稍微安定一下,与你一起攻克那可怜的作业。
    “呜呜……”不到十分钟,你便听到了一阵哀嚎。
     你向对面看去,“金?”
      “啊啊啊我是真的做不来啊啊……”平时元气十足的小天使此时萎焉了一般趴在桌子上,连帽子也遮住了一部分脸颊,仿佛加上特效般的,你都能看见他头顶的乌云。
      ???你摇了摇头,一定是错觉。
     你探头看了看金的作业,不禁有一丝黑线。倒不是题难,只是……
     金这样真是不常见啊,你伸手轻轻拍了拍金的头顶,思索片刻,反正自己的作业也差不多了,倒也是无妨。
     你起身,并没有惊动到金。趁他趴着,你绕过桌子走到他身边,突然
     “啊啊啊啊慢点摇啊啊啊不对不要摇~~~”金哀嚎出声,倒是恢复了往日的神气。
       “好啦好啦,不要这么沮丧,”你拿过他的草纸,在上面演算起步骤,金闻言,把下颌抵在手臂上,清澈的蓝眸一瞬不瞬地看着你拿着笔在纸上写下过程。一直到你放下笔,他才眨了眨眼睛,“呜为什么我做不出来啊……你太厉害了!”比起对自己不足的哀嚎,金更多的是对你的能力的敬佩。
      你自然是听出了其中的奥妙。你抬头看向金,却不免愣住。因为坐的比较靠近,金原本稚嫩的脸更是因为激动离你不远,他的蓝眸里只映衬着你的倒影,耀眼的金发更是给他镀上了一层光芒。
     啊不愧是小天使,太治愈了。你虚捂着心脏,留下了并不存在的泪水。
     其实你并不是像格瑞他们一样天才般的存在,不过是应付还算简单的题时很正常的游刃有余,但是这样也得到了金的敬佩,这种感觉……还真是有点奇妙。
     你伸出双手,就着金的脸颊便揉搓起来。“唔唔?总膜惹唔唔唔?!”啊啊啊这触感太棒了!!你感觉被自己作业折磨到的治愈了。少年本来白皙的面颊肉眼可见地红了起来。
      “继续做题!!”“唔?明白啦!!”



【作业算什么?有了金就是奥赛题我也轻轻松松………还是不行啊。金!再来揉一下!】
【啊啊啊等一下……!算了你开心就好。】
【今天也是被金治愈的一天!】
如果是跟你在一起,即使是不擅长的事金也会尝试去做。当然,如果会让你开心的话对金来说再好不过了!




ver.凯莉
    
     作为凯莉的同桌,你对自己八辈子修来的运气感到自豪,虽然貌美鬼灵的同桌时不时对你进行一些中规中矩的嘲笑,但你依旧坚定地认为这是凯莉对你表达友好的一种信号。
『至少比那些连凯莉眼神都得不到的家伙们要好!』←乐观的你
      “凯—莉——”你侧趴在桌子上,用自己认为最动人,最能够表达自己对大佬的敬佩之情的眼神闪闪地望着凯莉。你的同桌排名是抵不过以上除了金以外的几位的,不过,你每次看着凯莉的分数,总觉得是刻意压低的一般。
      然而在凯莉看来,不免得感觉你这表情实在是欠揍。“怎么?又有什么事请求本小姐?”作为深知你的同桌,凯莉自然是知道你什么德性。但是不妨碍她在心情好的时候偶尔的愿意倾听你的愿望。
     “凯莉,刚才发的卷子上的压轴题——”你拖长了尾音,“最后一问我有点问题想要请教一下这位聪明伶俐的小姐。”你深知这位魔女小姐的习惯,此时的她显然心情不错,你才敢稍微的麻烦一下你的同桌。
     “哼,就知道你有求于本小姐,”凯莉转了转手中的笔,“那么……”
      “嘿嘿,早就准备好啦!”你连忙从书桌中取出几颗糖果,晶莹的糖纸包裹着一颗颗浑圆的小球,在阳光的照射之下熠熠生辉,煞是好看。
       有了报酬,凯莉自是不会在好心情之下有什么别的要求。清晰的字句从凯莉的樱唇中吐露,本是令人极为郁足的压轴题其思路清晰可见,再没有丝毫的困惑之处。
       “凯莉谢谢你!!!”你兴奋地一拍桌子,原本在你脑海中十分纠结的乱麻仿佛被理顺成为舒展的丝线,让你不由得雀跃起来,自然是要感谢凯莉。
       “懂了?”凯莉微微一笑,湛蓝色的眼睛注视着你,犹如水波,似乎带着一丝不明的意味深长。
    “嗯!”你猛烈地点了点头,却不料……
   “唔……?”??好甜?
    “看在你不枉费本小姐的辛勤的份上,赏你咯。”凯莉把刚才撕开的糖纸随手收起,别过头去看向窗外,但从你的角度,不难发现魔女小姐的嘴角弯起的弧度。
     “好啦,准备下一门上课,别傻愣着了。”
      “好——”



【凯莉你看这道题…←别人】
【本小姐可是很忙的哦。】
【凯莉……←你】
【噗嗤,这种眼神看着本小姐做什么?别忘了报酬~】
     不过所谓的报酬,或许也不过只是凯莉想要经常吃到你做的糖的一种惯用方式而已。嘛,魔女小姐的心思,很难猜的哦。




ver.帕洛斯

      帕洛斯是你的后桌,这可谓是一个风水宝地。更何况偌大的教室此时只有你们两个人。
      当然只有帕洛斯是这么认为的。
      被留堂了。作为未完成作业的优秀代表,你表示这不是你一个人的错,只是丹尼尔老师跟喝了○牛一样布置的作业量实在是让你有点吃不消。其中罪魁祸首就是你的后桌,正在用笔戳着你的帕洛斯。
      “帕洛斯!”正在赶着作业的你忍无可忍,再写不完丹尼尔老师粉笔头估计就真要落到你的脑袋上,其杀伤力非战斗人员表示害怕。“要不是你硬让我看你带的什么也不至于被丹尼尔老师发现!给我加了一套卷子!!”
       帕洛斯表示无辜,“我又不知道他会突然从后门进来。”或许吧。
       我就是去抢佩利的肉我也不会再信你!你翻了个白眼,转了回去继续补你苦大仇深的加罚作业。
      见你没有反应,帕洛斯转了转笔,想了一会,埋下头去在纸上写了什么,又戳了戳你。
     被打断思路这种仇人干的事,令你一阵恼火。然而没好气的打开了帕洛斯的纸条后,你的气就消了大半。『最后一次。』你在纸条上写道。毕竟生气重要还是油炸食品重要你自然是选择了后者。
       你听到身后的帕洛斯笑了笑,似乎是在笑你的孩子气。『写不完了?』
『废话!还有大半张!!』重重的感叹号差点划烂了纸张,体现出你到底有多愤懑。
后面突然没有了动静,你有些好奇,但终归还是写完作业的念头占了上风。你甩了甩头,把帕洛斯的身影在脑海中甩开,专心攻克着作业。
      过了大概十分钟,你看着还有十五分钟的钟表一阵心慌。正准备自暴自弃准备接受来自丹尼尔老师的粉笔头重创的时候,帕洛斯似乎将什么东西丢进了你的衣领。
     “?!!!”你一个激灵,连忙抖了抖衣服,还好穿的比较宽松,以前帕洛斯丢过奇怪的东西可是不少。你似乎听到了后面的一声嗤笑。
      你刚打算转回去质问一下,却发现手里的纸团似乎写着什么。
     一张列着答案的白纸上秀气却带着些偷工减料的狡黠的字迹,『试卷答案,童叟无欺。』你对照着已完成的题目,发现似乎并没有过去漏抄题导致自己被“公示”的陷阱。
      你看了看帕洛斯的答案,又看了看试卷,最终在十分钟的夺命催魂时刻下大抄特抄。然而在你终于及时把卷子交给丹尼尔老师以后,你想起来了学生的一个大忌:你全盘照抄了帕洛斯的答案。
      你:┌(┌ 、ン、)┐我完了。
      ……但为什么被留下的是帕洛斯呢?
      因为他猜到你一定会完全照抄,把自己的答案一部分改错了啊。
     “……笨蛋帕洛斯。骗我那么多次,还怎么相信你啊……”你被允许离校,然而心里的不安让你不能不在门口等着他。
     “那就补偿我呀~”不知什么时候来的某人突然从你身边出现,刻意压低的低哑的声线伴随着在你耳旁不经意呼出的气流刺激着你的神经。
      你的脸瞬间通红,一手捂着耳朵一手抚着胸口,“帕洛斯你吓死我了!”
     “我可什么都没干。”就算是被丹尼尔老师刚释放回来,他的面庞上也依旧带着平时有些痞气的笑容,在夕阳的映衬下,他的身边被镀上了一层红晕,让逆光的你有些看不真切,却更显神秘,让你不禁有些入迷。
      “那这顿饭要你请哦。”“知道了啦你这混蛋。”



【我怎么会做不利于自己的事呢,丹尼尔那边反正随便扯一下就过去了,大不了再多加一套卷子。】
【你没发现她已经忘了是我让她留堂的吗】
【这样下一次她还会傻傻地相信我。】
【虽然从我认识她起她就没有真的怀疑过我,说什么都信以为真。】
【但这次换她请我吃饭啦,何乐而不为?】或许日后还不一定只是一次呢。
    骗徒先生会利用自己的方式巧妙地增加单独与他的小姑娘相处的机会,慢慢让她落入自己的掌心,即使这次大型骗术的源核是……
    骗徒先生难得的真心。
   


   

ver.丹尼尔
 

       万恶的试卷!!!你看着延长假期的代价,不禁长嚎一声以表达自己对这九份试卷的哀痛。要是简简单单的还好,但是一堆高考压轴题鬼受得了。
      “丹!尼!尔!!!”从桌子上忽的弹起来的你,怒视向旁边微笑着喝着哈密瓜汁的丹尼尔。
      “你想虐一虐嘉德罗斯他们我没意见,问题是嘉德罗斯他们不放在眼里还惨了我们劳苦大众啊!!”你从心底惨叫出声,神仙打架可以不要牵连到我们这些凡人吗?!
      “哎呀,不过是身为人师的我想要在假期时间多多磨砺一下我可爱的学生们而已,怎么能说是虐待呢?”丹·罪魁祸首·尼尔开口,面对平时那让你沉沦的俊俏面孔,你现在只想给他狠狠地来上一拳。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在报复昨天嘉德罗斯雷狮不良团外加安迷修在直播间公屏里吵起来这事。你暗自腹诽,当然不敢真的说出来。(为什么没有格瑞?就是因为没有格瑞嘉德罗斯才在公屏上一直无视丹尼尔公然挑衅格瑞连带雷狮不良团跟安迷修无限争吵)作为丹尼尔现场直播讲课观众,你自然是目睹了他笑着捏断了手中的板擦:“我喜欢听话的乖孩子。”接着一切归于寂静。
     可!是!可以不要牵连无关群众吗?!!!!
     你看着眼前的一打文件,又看了看逍遥自在打着我为你们好的旗号的丹尼尔,决定了。
    丹尼尔看着你站起来走到他面前站定,原本给人神圣之感的金色眼眸如今半眯,带着一丝地调笑注视着你,因在家的缘故,银白色的长发并未被束缚在衣服中,随意地散落在他的肩上,还有几束搭在身前。你眼前的人笑容依旧,即使是不经心的情况下,也依旧散发着日常的文雅气质,但平时带给别人隐隐的压迫感面对着你却几乎消失不见。
       你想,完了我这还没开始就已经给色诱了,不行不行!!你坚定了一下自己不想完成那九份变态试题的信念,伸出两只手,轻轻地拽着他的衣袖尽量让自己的声音软下来,“丹尼尔……”
     脸呢?不要了!!!谁爱写写反正我不写!你眼角略抽,不再去想要不要脸这种非实际性的问题。继续你的攻势。
    “嗯?”他似乎不为所动?!
      ……可恶你倒是给点反应啊嗯什么嗯?!
      反正脸也没了豁出去了!也幸亏丹尼尔是坐着的,你与他勉强平齐。你飞快的在丹尼尔脸上亲了一下,瞬间抱住他的腰埋在他胸前,“好不好嘛?”
      你的内心是崩溃的,但你的外表必须是甜美的。艹(一个部首)
      你听到丹尼尔轻笑起来,胸腔跟着微微震动,埋在他身前的你感受的格外贴切,你不禁有些脸红,缩的更深了些。他的手抚上了你的头顶,“仅此一次,我给你划掉一些不必要的题。”
      “……所以实际我们需要做的题只有两份?”“我只是发出来而已,没说所有人都要做啊。”“……”
    我脸都不要了你跟我说这个?!
     (╯‵‌′)╯︵┻━┻



【不会的话,可以来问我哦。】
【……所以您能不能出一些正常的题目。丹尼尔老·师·】
【今天的其他同学也依旧在默哀】
     这可不算是滥用职权,毕竟众所周知丹尼尔老师班级的业绩甚至在某几个学生德育分成问题的情况下也是永远稳居首榜。只是,如果能借此顺便让你主动亲近一下他,他也乐此不彼就是了。




ver.银爵
 

       作为一个学生,英语仿佛是你的一大天敌。刚做完一份英语试卷,对完答案的你表示心累。
      “哇爵哥我不学啦!!”你把笔一扔,一下子扑到银爵身上去。银爵倒是像在你对答案后就有所预料,稳稳地接住了你。
       你像小动物一样用头发轻轻蹭着银爵,右手手搭上他的小臂,你甚至能感受到紧绷的纹理。黑白分明的眸子望向你,似乎带着些暖意,不似平日旁人所见的冷漠。他的右手轻轻地覆上你的后脑,缓缓的向下梳理,银爵多年替小动物梳毛熟练的动作同样令你感到舒适。
      “不会做吗?”低沉的声音从你头顶传来,无论听多少遍都能够引诱你深处的灵魂。
      “嗯。”你闷闷地出声,你素来元气的声音此时弥漫了一丝幽怨。
      “……我帮你。”银爵的语调似乎微微上扬,体现了他暂时不错的心情。
      你慢慢站起身,刚坐下,银爵便将你们两个一起养的小猫塞到了你的怀里。作为猫奴的你瞬间埋进猫毛,哈~你感觉自己的灵魂回归了不少!
       “来吧!”被小猫治愈的你重新振作起来,抬起头的瞬间却看到银爵正在俯首看着你的试卷,不定的做一些批改和标注,恰好是你平时容易疏忽遗漏的地方。
        你缓缓趴到桌子上,静静地看着帮你修改试卷神情认真的银爵,臂弯里的小猫似乎也清楚现在的气氛,舔了舔你的手指后慢慢地舔着自己的前爪。大概十五分钟后,银爵批改完毕,微微转头看向抱着小猫的你,一人一猫似是同时进入梦境。在橙黄色灯光的照射下,他望向你们的眼神似乎格外柔和。
       睡梦中的你感到有人缓缓地将你抱起,奈何被英语摧残过度的你并没有醒,只是轻轻梦呓了一声,银爵稍微一愣,随即似乎有了一丝若隐若现的笑意。
       “晚安。”


【如果累了,可以歇一会】
【银爵……喜欢……】
【……嗯。】我也是。
外人眼中的冷漠,对他来说无关紧要;因为,他的温和,只展现在你一人面前足矣。

  




ver.小黑洞

      对于自己家不知什么时候冒出来的小黑洞,你有一部分时间是非常心累的,尤其是写不完作业的时候。
      “姐姐来陪我玩嘛~”你看着拉扯着你的袖子卖萌的小黑洞,又看了看自己快累成小山的作业,一想到要拒绝这么可爱的孩子的请求,心脏顿时一抽。
       “咳,”你轻咳一声,“小黑洞啊……”你看着小黑洞眨着闪着小星星的眼睛,感觉接下来拒绝的话卡在了喉咙处,压根说不出口。
      “嗯?”小黑洞一歪头,纯真的表情,配上本就小小的身体,显得更加可爱。
     “那什么小黑洞啊……姐姐有点作业需要写…你看……”你有些不忍。
      “……好吧。。。”你看着小黑洞依依不舍的慢慢松开你的衣袖,为了勾住你的衣袖而飘在空中的他缓缓下降,原本亮闪闪的眼睛瞬间黯淡下来,他满脸写着一句话:小黑洞委屈,但小黑洞不说。
       你捂住心脏,感觉自己被克制加暴击。
      谁能拒绝卖萌的小黑洞的请求?!没有人!!!去他的作业!!丹尼尔老师来我也不怕了!!
     你把作业推向一边,想着今天晚上又要熬夜了。但看着小黑洞周身重新出现✨✨的样子,熬就熬吧!!!
     当你跟小黑洞闹到半夜的时候,小黑洞终于满足了,伸了个懒腰,“姐姐,陪我睡觉好不好?”
     “小黑洞先睡吧,姐姐还要写会儿作业才行,明天要交的。”你看了看时钟,不免有些悲哀。
     然而你看见小黑洞狡黠地笑了笑,眼睛微微眯起,绕着你飞来飞去,“没关系的哦,”他开心的笑了起来,“姐姐如果担心明天要交作业的话……嗯!明天是不会收作业的!姐姐姐姐,睡觉嘛,陪小黑洞睡觉”
      你实在抵不过小黑洞的撒娇攻势,更何况你确实已经很累了,昏昏沉沉的,抱着小黑洞睡了过去。
     第二天,你起床看消息:紧急通知。
     ……???作业不交了??!!!
     你看着正在酣睡的小黑洞,有点奇怪。但是……居然!不用!交作业了!!
     但是丹尼尔老师为什么会突然不收了?为数不多知道丹尼尔老师家有那位的你好奇地私戳了她,收到的回复是一连串的幸灾乐祸:『哈哈哈哈哈丹尼尔搭了一个周的积木昨天晚上倒了』你们两个聊了一会之后,突然不管你怎么回复对方就是没有了动静,估计是被丹尼尔老师发现了。
      “哈~”小黑洞似乎没睡醒,抱着被子揉了揉眼睛,睡眼惺忪地打了个哈欠,“姐姐早上好”
     ——啊我的心要化了。
     你合上电脑,抛开对对面那位的担心,向小黑洞伸开了双臂,“早上好呀~”
    嗯,一定是巧合吧。



【姐姐要是能够一直陪我玩就好了】
【?我一直都会陪着小黑洞的哦】
【嗯!我最相信姐姐啦~】
嗯嗯,要是能一直——都是这样就好啦。小小的孩子稚嫩的脸庞上挂着纯净的笑容,只要姐姐能跟我在一起就可以了。至于别的……反正做着自己喜欢的事还能让姐姐陪着我。嗯,只要不让姐姐知道就好啦~




ver.裁判球



『高能沙雕预警』


 


  “嘿咻嘿咻!加!油!٩(*·v·*)۶”
   “……”盯——
   “ (◦˙▽˙◦)”
   “……”不知道从哪里捡来的现在扔掉还来的及吗?
    前几天你写作业写到缺氧,于是想要在阳台上看星星体会一下被污染但不至于窒息的空气,然后——
   “……为什么有一颗星星变得越来越大??(☆_☆)”
   “ Σ(゚∀゚ノ)ノ快闪开!!”
    “?哪里来的声音?∑(❍ฺд❍ฺlll)”这是来不及躲闪的你。
   “砰——”你魂没了。
     好了让我们回到现在
   “  (=^▽^=)”
    “……”你刚打算拿出手机来让自己的大脑清醒一点。
    “啪”是某个球落在你手上的声音。
    “……所以你是在监督我写作业?”你无语地看着它黑色的屏幕,不知道为什么你一直觉得你能够看到它自带的颜表情。这种想法差点让你把手中握着的笔折断。
    “嗯嗯 (*^▽^*) ”
     “……”不知道丹尼尔老师能不能把这个鬼精收走←你有种奇怪的想法。
     “你这么看着人家人家会害羞的 (*≧▽≦) ”
    “……我还是写会作业冷静一下吧。”



【加油!加油!✧٩(ˊωˋ*)و✧】
【……我还能怎么办】
【(。>∀<。)】
【……】
   






谢谢观看

欢迎小红心小蓝手评论三连~

————————————————————

下面评论区的那个傻子是我妹妹

各位看官不要在意^_^

请尽情评论~

【不二乙女】飞翔之翼

预警!!⚠️⚠️⚠️

这是我第一次写文章!!!

虽然是第三人称,但每个人都可以自我带入(没有姓名出没)

可能会ooc!!!

这其实是看了@韶惜 的飞鸟有感而发的(后续?)

理由是…

这篇文章,不该BE

这是属于你的奋斗,你的寄托,你的希望,我相信,这也是,属于你的未来。

所以,这是给奋斗中的,悲哀中的少女们的

一丝寄托(大概)

祝各位高三党高考顺利,走上人生巅峰!

非高三党,终有一天,你们也会迎来你们的抉择,便祝你们逢考必过!


再次预警,欢迎捉虫




夜晚,她坐在教室的一隅,看着眼前的作业,却依旧无法让自己心寄其中。

【我在做什么呢?】她想,【我该做什么呢?】

周围笔与纸摩擦产生的声音显得寂静,却让她更加迷茫。

【我到底该做什么,到底有什么意义?!】她忍住把笔摔到试卷上的冲动,却不由自主地战栗起来。

看到这里,或许有人会问,不会有人对她感到奇怪吗?

当然没有。

因为,他们已经习惯了啊。

【无病呻吟,矫情。】这或许是他们撇过一眼后的嗤笑,是他们内心的独白,这并不会影响到她,因为,别人怎么想,已经与她无关。

耸动的双肩,无声地哭泣,颤抖的双手,印染上眼泪的试卷,是她寂寞无助的独白。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我到底该怎样】

【我到底应该干什么】

无数次的质问,重复过无数次的崩溃,依旧无法使她适从。

她趴在试卷上,朦胧的视野中,她看到了,中午看到不二生日的备忘录后拿出来的,很久之前的照片(绘图)。

…………………………

意识的消沉

“阿拉?”不甚清晰的声音自耳边响起,带着一丝调笑和些微的惊讶。

她感到一丝熟悉,如蝶般的睫毛轻轻颤动了几下,却没有醒来。

“还不醒吗……要不要用点别的手段?比如灌乾汁之类的?”笑意逐渐清晰,如此熟悉的令人颤抖的名词令她些许激动,不确定,欣喜,惊讶,害怕……还有,逃避。

“……在害怕吗?”少年轻语,“这可不太好办啊……毕竟还有时间限制。”

少女的身躯开始颤抖,不敢置信,委屈,不甘,还有,惊喜。

【想要睁开眼睛,想要看着他】但是,少女做不到,她在逃避

【我没有资格……如此堕落的我怎么能够直视他的光芒……】

“唉……算了,只是这样听着也可以哦。”少年轻笑几声,只此短暂时间。却也是如石子一般,轻轻落入少女死寂的心湖,激荡起一片涟漪。

“很久以前我就看到你了,”少年清爽的声音令少女动摇。

【一直看着我……如此不堪的我,如此堕落的我,怎么能够……】

“一直一直,虽然只是片段化的,但是……也有好久了吧。一开始是挺惊讶的,就像梦一样,还以为是错觉,但到后来就慢慢习惯了。”

【毕竟看着一个像仙人掌一样的少女成长也是一件有意思的事。】少年想着,却没有说出口,不能让她知道这种有趣的想法,不然或许会引得少女太过激动吧。

“无需质疑自己,”她感受到自己的头顶温热的触感,仿佛随时会离去一般,但却让她没由来的安心和温暖。“我看到了你一直以来的痛苦和挣扎,也看到了你对我的,”少年顿了一下,“喜爱。”随即笑了起来。温热的手轻轻抬起,梳理着她的墨发。让她一阵心悸。

“高考还有一百天,你在迷茫着。”少年并非询问,而是确定。少年感受到了她的颤动,稍微一停。

【让他失望了吧,像我这种人……】

“没有哦。”少年轻笑。

【他会读心吗?!】

“我并不会读心。”

【……还说不会。】

“真的不会哦。”

【………………】

“呵呵呵呵……”少年笑了起来,“不逗你了。”

“我猜测你觉得你让我感到失望了,就妄自说出来了,让你感到担忧了,抱歉。”温柔的少年切开黑,不过正是她喜欢了多年的■■■■。

“啊啊,时间不多了呢。”少年感到些许遗憾,停下逗弄她的行为。清了清声音,“你一直在挣扎着,你并没有堕落。能够与不可抗力相争的你,与心魔抗争的你,并没有让我感到失望。”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现在,已经彻底晚了啊?!三年的时光,三年,根本没有尽自己的努力去完成自己的目标,一次一次的下滑不仅是别人,就连我自己根本就不能够相信!怎么可能……】

“还有机会。”少年似乎是恰巧打断了她的自问,她并没有对喜爱之人的抱怨亦或迁怒,只是……对自己的怨恨和斥责怀疑罢了。

“还有机会的。还有一百天哦。之前你一定有过一个月逆袭的事吧?还有三个月,相信你自己,一定可以的。不要因为我们牵扯到了你的精力,要知道,短暂的分别,更有助于你与我们日后的相见啊。”

【还有……机会……?日后的……相见……?】

“还不算晚,你的话,一定可以的。”

“我相信你。”

“加油,或许有一天,我们真的可以相遇。”

“那时,我希望,能够看到一个更加优秀的你。”

“……时间似乎到了。”少年的声音带着些许遗憾,头顶的触感渐渐消失,她终于反应过来,挣扎着,睁开了双眼。

纤细却并不瘦弱的少年身着蓝白队服,勾勒出完美的身材,温润如玉。亚麻色的碎发随主人的调笑微微晃动,被少年纤细修长的手拂过耳后。她看到了,面上带着如得到蜂蜜的小熊一样的微笑。她看到了,冰蓝色如宝石一般的眸子映衬着她的身影。

她看到了,少年对她的期望。

“和你在一起,不管多高的地方都可以到达!!!!!!”她看着渐渐消失的身影,不顾一切,尽自己一切的力量去向少年伸出双手。

“呵呵呵呵……”少年笑了起来,声音撞击着她的心脏。

“我会期待的。”


“哈!!”她惊醒,深出一口气,从桌子上撑起身子,惊得老师同学看了过来,带着些许抱怨。

她抬手,抹过早已被眼泪浸湿的双眼,不在意他们的眼光,无声的笑了起来。

笔,重新被握在了手里。眼神,重新焕发着光彩。

“和你在一起,不管多高的地方,我都可以到达。”

飞鸟落在了地上,不过是暂时的歇息。得到了足够的支撑之后,便自然会重新展翼,飞向天空。

“约定好了哦。”

“不二周助。”

曾经的学长,现在的……

羽翼。


面前摆放的照片,向她微笑着,述说着,无声的期望。






部分不二描写来自百度,其中“她”的话是不二曾经说过的,被引用来以表达她对不二的喜爱和坚定。

我也是高三党,也有迷惘,初中开始看的网王,当时习惯叫学长x】

我相信,每个人都会有迷茫无助的时候,我们喜爱的人。即使他们不在我们的身边,但是依旧可以成为我们前行的动力

(更何况万一哪天VR和AI出了呢)】

欢迎捉虫和吐槽

不求不打拜托轻一点Σ(ŎдŎ|||)ノノ